当前位置: 坑镇信息门户网 > 时事 > ag视讯二维码 - 京威股份转型新能源后遗症:资金链紧张 股东意见不和

ag视讯二维码 - 京威股份转型新能源后遗症:资金链紧张 股东意见不和

作者:坑镇信息门户网   日期:2020-01-09 15:58:00    阅读:143次

ag视讯二维码 - 京威股份转型新能源后遗症:资金链紧张 股东意见不和

ag视讯二维码,京威股份ALL IN新能源汽车,后遗症来了:资金链紧张、负债高企、股东还因此意见不和

近日,京威股份发布《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告称,因为公司北京生产基地搬迁后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由政府回购产生收益,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由原来的亏损转为盈利。

但此次预计利润扭亏为盈并非主营业务有所好转,而是因为土地回购。

今年5月30日,京威股份响应政府号召,将公司北京生产基地全部搬至江苏无锡和河北秦皇岛,而北京生产基地的不动产由政府回购,交易金额为 12 亿元,扣除成本费用等5.2亿元,预计产生利润6.8亿元。

因为北京生产基地的回购收益,京威股份将原本预计的 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区间-1.5亿元至-2.5亿元,修正为预计净利润2.1亿元至2.9亿元。

靠土地回购的扭亏为盈并没有解决京威股份转型新能源汽车战略后的危机,种种迹象表明,其押宝新能源汽车之举已逐步显出“后遗症”:资金链紧张,财务报表难看,各种问题开始显现。

资金链紧张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说:“造车是一件很烧钱的事情,没有200亿的资金准备,最好别想进来。”

从2015年京威股份决定转型新能源汽车后,在这方面也可谓是“大手大脚”,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京威股份3年来累计用于公司收购的资金为22亿元,涉入的电池及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的项目总值达470亿元,公司需要投入的总金额约为250亿元。

投资新能源汽车需要巨大资金支持,为此,2015年京威股份开始对外发债;2016年末借款余额达31亿元;2017年又新增借款11.87亿元,包括公司债券5亿元,银行贷款3.37亿元,其他借款3.5亿元,2017年末京威股份借款余额已达42.87亿元。2018年1月京威股份又公开发行公司债券规模不超过20亿元,用于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补充流动资金、偿还银行借款和偿还公司债券。

而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京威股份账上货币资金仅4.12亿元,首次出现经营现金流为负。

一位注册会计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若利用高杠杆的投资,一旦投资收益现金流无法保证,公司资金链很容易断裂。

京威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其参股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深圳五洲龙、长春新能源、江苏卡威分别亏损1.97亿元、5342万元、1.08亿元,合计亏损约3.58亿元;2018年一季度京威股份出现了首亏,一季度亏损2658.29万元,同比负增长136.34%。

新能源汽车战略目前不仅没有给京威股份带来投资收益,反而需要公司不断贴钱进去。

借债投资新能源汽车的京威股份资产负债率连年上升,从2015年开始投资新能源汽车的三年内,公司资产负债率从35.66%上升到52.16%。

一位证券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京威股份52.16%的资产负债率在平均资产负债率只有25%-30%的汽车零部件行业来说,已经很高了,其资金会比同行业更加紧张。

京威股份的资金链紧张问题,已在其公开信息中体现得较为突出。

5月25日,京威股份发布公告称,因旗下新能源汽车公司深圳五洲龙从中国银行贷款,但逾期未偿还,为其做担保的京威股份大股东中环投资所持的部分股份4257万股已经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受此影响,本来中环投资以8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股票的事项也被取消。

最近几个月,京威股份公告中也经常出现股东质押股份及质押子公司股权、延期回购质押股份的消息,甚至为回笼资金,京威股份在4月份将持有的宁波电池项目及宁波整车项目公司股权原价出售。

另一项被投资者诟病的莫过于京威股份董事会二次筹划出售贡献超80%利润的三家子公司,并将出售所得用于偿还约15亿元的“16 京威 01”债券。

7月3日,京威股份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经通过以21.28亿元的交易对价出售公司持有的全部福尔达、福宇龙和福太隆股权,并已与交易对方三花集团就股权转让合同的主要条款达成协议,只待股东大会通过。

此举让人大呼不解。据悉,福尔达、福宇龙、福太隆2017年净利润总计2.93亿元,占2017年京威股份净利润3.17亿元的86%。

据公告介绍,公司出售三家子公司实属无奈,因为公司投资占用资金较大,又值“16 京威 01”债券回售,所以将持有的福尔达 100%股权对外质押融资15.38亿元作为过桥资金。但该笔过桥资金使用期仅为25天,公司在此时间段内难以用银行借款、发行票据等方式筹措资金偿还,故公司决定将持有的以上三家公司全部股权对外出售。

现在京威股份准备将公司八成以上的利润来源剥离出去,留下一直亏损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对于新能源汽车战略,足可见京威股份“破釜沉舟”之势。

新能源汽车战略致股东“内讧”

京威股份的新能源汽车战略转型之路尤显坎坷,不仅使京威股份资金链紧张,还引发了股东之间的“内讧”。

京威股份对新能源汽车战略“破釜沉舟”之势目前似乎只是其大股东中环投资的“一厢情愿”,京威股份二股东德国埃贝斯乐和三股东福尔达投资对新能源汽车战略并无太多认同。

4月初,在京威股份股东大会上,二股东和三股东都对非公开发行股票和发行超短期融资券等五项有关新能源汽车布局的议案投了反对票。

京威股份二股东在公告中称,对于公司新能源汽车战略的相关议案投反对票,是因为没有得到这个战略上的足够信息。

业内人士表示,其实是二股东对京威股份继续融资加码新能源汽车有所担忧,毕竟公司目前在资金及财务方面面临较大困境。

若说彼时股东大会上二股东和三股东只是反对继续加码新能源汽车,那么5月30日的京威股份临时股东大会,使大股东和三股东之间的较量走向“针锋相对”。

从此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大股东与三股东提交的议案来看,可谓是针尖对麦芒。

大股东提议出售代表现在主营业务的福尔达、福宇龙、福太隆以发展新能源汽车;而三股东则提议回购福尔达、福宇龙、福太隆的股份,并出售旗下参股的三家新能源汽车公司,结果是双方的提案均被否。

大股东代表方京威股份董事长李璟瑜此前称因三家新能源汽车公司都在进行战略重组,如重组成功,公司的投资收益会有符合预期的回报。

而三股东认为,京威股份在布局新能源整车时,以发债的方式先后投资参股了3家整车企业。这3家企业被投资后连年亏损,上市公司没有得到投资回报且增加了财务成本,导致每股收益减少及股价下跌。

京威股份大股东持股30.88%,二股东持股25.94%,三股东持股11.26%,三大股东各执一词,互不相让,至今也未有结果。不过大股东代表方李璟瑜似乎已经“说服”董事会,京威股份董秘在公开平台表示,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重点发展整车事业。

股东们内部意见不合,让京威股份的投资者非常担忧,在公开平台多次提问:“股东的分歧什么时候可以化解?”“公司内部矛盾解决得怎么样了?”

结合京威股份转型新能源汽车战略以来的问题,甚至有投资者质疑公司会步贾跃亭“造车梦”的后尘,该投资者在公开平台质问大股东:“大股东李董事长近几年来的工作,不管是资本运作(如参股新能源汽车公司),还是公司精细管理等方面,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亮点。尽管有雄心,但能力有限。看公司经营业绩,一季不如一季,(股价)连续无休止地下跌。说什么以后重点发展整车事业,您是有专有技术还是什么特别的方面,能预估大概率成功?别像‘乐视梦’!”

业内人士表示,京威股份现在的问题是很多新造车势力中的一个缩影。新能源确实是以后汽车发展的趋势,但如果盲目踏入造车业,还会有更多造车新势力出现京威股份这种问题。

博狗网站登录页面




© Copyright 2018-2019 ikwilhet.com坑镇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